北安普顿级巡洋舰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美国海军重型巡洋舰——北安普敦级(6艘)。“北安普顿”号(CA-26Northampton)为二战美国海军“北安普顿”级重型巡洋舰首舰。1922年,五大海军强国签署《华盛顿限制海军军备条约》。依据这个条约,催生了一批排水量在1万吨,装备203毫米主炮的所谓“条约型巡洋舰”。

1924年,美国国会依据《华盛顿条约》批准建造8艘这样的巡洋舰。但当时的美国沉溺于相信“条约的和平”,对海军毫无热情的第三任总统柯立芝只拨了2艘的款,建造了美国海军第一种条约型重巡洋舰彭萨科拉级。到1926年初,日本海军在条约型巡洋舰建造势头上大大领先,不仅有4艘古鹰、青叶级,4艘妙高级也接近完工,另有妙高后续型也开始研制。于是,美国也计划在1927年度建造6艘彭萨科拉级的后继巡洋舰以应对日本的挑战(美方称为FY29计划)。这就是北安普敦级巡洋舰。

本级舰的设计开始于1926年彭萨科拉级重巡洋舰之后,最初希望将主炮数量修改为八门(当时国际上惯用的设计方案),增强抗打击能力和载机数量。主炮的设计有三座三联或四座双联装两种方案,都会导致前甲板、船体和干舷的加大。内部火控室也将由两个增加到四个。最后四座双联的设计将导致舰体过于狭长,影响结构强度而采用了九门炮的设计方案。建造过程中一部分排水量被节省下来用于加强防护力,侧舷装甲被增加到7英寸以保护弹药库,但主机和炮塔装甲只能防御6英寸炮弹。加装了部分指挥设施使之能胜任舰队旗舰的职责。虽然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和削减,建成时仍然超过伦敦海军条约对重巡洋舰1万吨的限定。

在FY29计划中通过了建造六艘北安普顿级重巡洋舰的决议,前三艘作为小队旗舰,后三艘作为舰队旗舰,用于防护的重量达1057吨。

动力部分、主副炮武装与彭萨科拉级相同,最薄弱的环节是对空防御,因为柯尔特开发的37mm高炮来不及装备到本舰,此外还保留了两座三联装鱼雷发射管。最后,对载机部分进行了调整,在后烟囱的周围安装了具备防爆功能的机棚,使飞机的操作更加方便,也保护脆弱的机械免遭本舰火炮射击时的破坏。机棚里共可存储四架水上飞机,还可在弹射器上携带两架,但通常只会装载四架飞机上舰——弹射器上的飞机往往是舰上最容易起火的物体。战前进行的改造主要是增强了防空能力。

“北安普顿”级比“彭萨科拉”级更注重耐波性能,因此将平甲板型改为艏楼型。而在火力方面,主炮仍然采用“彭萨科拉”级上装备的55倍口径203毫米火炮。为了增强抗打击能力和载机数量,最初希望将主炮数量减少为八门(当时国际上惯用的设计方案),于是提出了四座双联装的安排方案,然而由于这样的设计将导致舰体过于狭长,影响结构强度而陷入困境。此时,麦克布莱德海军上校提出了三座三联装主炮设计方案。这不仅可以解决了前一个方案带来的问题,而且三座三联装炮塔与四座双联装炮塔的重量也几乎差不多。最后该方案获得通过,也形成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美国海军重巡比较标准的主炮配置模式。副炮则最初计划安装两座双联装51倍口径的127毫米火炮,但后来还是照搬“彭萨科拉”级的副炮,为制式的25倍口径127毫米炮。在防空火力方面,因为柯尔特开发的37毫米高炮还没完成,对空防御却很薄弱。开战前,该级的军舰曾经加装了28毫米高射炮以加强对空能力。

相对于“彭萨科拉”级,由于炮塔减少而节省下来的一部分重量被用于加强军舰的防护力(“北安普顿”级3座炮塔总重750吨,“彭萨科拉”级4座炮塔总重875吨),使用于防护的重量达到了1057吨。尽管如此,主机舱和炮塔的防护仍然显得薄弱。

除了主副炮和鱼雷武装之外,该级的动力部分也完全照搬“彭萨科拉”级的动力装置,但是机械室相对缩小,可以携带更多的燃料。为了加强航空侦察能力,该级在后烟囱的周围安装了具备防爆功能的机棚。此外该级还加装了部分指挥设施使之能胜任舰队旗舰的职责。设计完成后,在FY29计划中通过了建造六艘该级重巡洋舰的决议,前三艘作为小队旗舰(首舰“北安普顿”号即是),后三艘作为舰队旗舰。

作为首舰,“北安普顿”号于1928年4月12日由位于马萨诸塞州昆西市的伯利恒钢铁集团开工,1929年10月5日下水。下水仪式由前总统加尔文·柯立芝的夫人主持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csyjm.com/,南安普顿1930年5月17日正式完工,由海军上校沃尔特·N·佛努担任第一任舰长。当年夏,她满载船员在地中海进行训练之后加入大西洋舰队,随后跟随舰队出没于加勒比海和运河区进行训练,偶尔还曾与其他级别的巡洋舰参加太平洋地区的演习。起初她被当作轻型巡洋舰而编号为CL-26,1931年重新命名为CA-26。

1932年起,她调到太平洋执行任务,进驻圣佩德罗,后又跟随太平洋舰队进驻珍珠港。在战前,“北安普敦”号接受了防空火力的加强,但是由于28毫米火炮生产数量不足,在1940年先装上了4门单管76毫米火炮应急。在1941年,这4门炮被拆除,改装为4座4联装28毫米防空炮,成为该级最后一艘完成28毫米炮上舰的军舰。

1941年9月7日,日后扬名万里的雷蒙德·A·斯普鲁恩斯海军少将在“北安普顿”号升起将旗,成为第5巡洋舰分队的司令。同年12月7日,日本人悍然发动了对珍珠港的偷袭,但是这次袭击并没有伤及“北安普顿”号,因为当时作为第5巡洋舰分队旗舰的她,在11月28日与“盐湖城”号、“切斯特”号重巡洋舰以及9艘驱逐舰掩护“企业”号航空母舰前往威克岛。她们执行向威克岛的守军运送12架F4F野猫战斗机的任务,编队番号为第8特混编队(TF8),由威廉·F·哈尔西中将指挥。运输作业一切顺利,可当他们返航时,在距离瓦胡岛200海里处得知珍珠港遭到袭击,不得不退避。次日早晨,他们返回珍珠港时,目睹了港内的惨象。

1941年12月14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随编队离开珍珠港,他们奉金梅尔上将的命令增援威克岛守军。当天在瓦胡岛以北的海域,油轮为他们补充燃料时,由于风浪极大她与“克雷文”号驱逐舰发生了碰撞,但是情况并不严重。19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又随编队出航,抵达约翰斯顿岛以西,中途岛以南的阵位,为附近的第11和14特混舰队提供掩护。1942年1月9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所在编队接到命令,加入第17特混编队,护卫一支运输船队去萨摩亚。这支船队运载着海军陆战队员,他们将驻守在那里,抵御日军可能的进攻。在11日离开珍珠港时,按照具体的行动计划,她和“盐湖城”号重巡,“邓拉普”号驱逐舰组成TG8.1,由斯普鲁恩斯海军少将指挥,成为可以单独作战的一支力量。由于出发时已经发现日本的6艘航母于1月6日离开母港南下,因此气氛十分紧张。然而老天眷顾,25日,编队完成任务,安全从萨摩亚返航。

从萨摩亚返航的编队一直保持无线电静默,因为根据潜艇的侦察,马绍尔群岛地区日军的防御并不是很强,附近也没有日军航母,因此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尼米兹上将要求他们对该地区实施打击,以振作士气。31日,接近马绍尔群岛海域的TG8.1,突然接到命令离开编队,直奔号称马绍尔群岛中防御最坚固的沃特杰岛(Votje),执行【性质的炮击任务。这是美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第一次发动对沃特杰岛的攻击。

1942年2月1日清晨,“北安普顿”号率领TG8.1编队出现,在沃特杰岛附近海面。她们排列成一字纵队,“邓拉普”号驱逐舰打头,“北安普顿”号居中,“盐湖城”号跟在最后。在“邓拉普”号向泻湖内开火的同时,“北安普顿”号的9门203毫米主炮开始怒吼了。这是战争爆发之后,她第一次向敌人开火。但是“盐湖城”号炮塔电线短路引起了火灾,为了避免遭到潜艇袭击而撤出了战斗,留下的“北安普顿”号承担起了全副重火力射击任务。持续的炮击除了破坏了一些燃料供应设施外,还击沉了巡逻炮艇丰津丸(TojocuMaru),巡逻艇第十湘南丸(ShonanMaru#10)。5日,编队返回珍珠港,受到热烈的欢迎。尽管这次炮击给敌人造成的损失并不打,但是由于记者们的添油加醋,说成“珍珠港复仇”,从很大程度上给美国军民打了一支强心针。

1942年2月12日,在珍珠港休养的“北安普顿”号险些遇到了一次意外。一架在训练中的陆军航空兵的P-40战斗机突然在空中失控,朝她所在水域坠落下来。由于军舰根本无法移动,所以只能看着飞机坠落。幸运的是飞机在右舷舰体四分之一处,大约100码的距离上掉进海里。

1942年2月14日,逃过自己人“暗算”的“北安普顿”号又匆匆上阵,随编队出击被日军占领不足两个月的威克岛。这次还有个小插曲。本来编队是要在2月13日星期五以13特混编队的番号出战,由于哈尔西的强烈反对,终于取消了这个不吉利的数字和不吉利的出发时间。

1942年2月24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还是在斯普鲁恩斯少将的指挥下开始实施炮击作战。这次她一开始就遭到日军飞机的反击。当她和友舰“莫里”号驱逐舰出现,在距离威克岛16海里处时,空中出现了3架日军飞机。“北安普顿”号的防空火力立即开始射击,其28毫米防空炮击落了其中1架。其余两架最终也被驱散,她没有受到任何损伤。挫败日军飞机的进攻之后,“北安普顿”号开始以全副火力射击威克岛上的设施。尽管遭遇日军火力的还击,她和友舰以更强大的火力覆盖了该岛,击沉了位于礁湖中的护卫艇第五福龙丸(FukjuMaru#5)和第一三保丸(MihoMaru#1)。当她返航的时候,来自岛上的日本飞机再次对她发起了攻击,但是被击退。1942年2月3月4日,在掩护了“企业”号对马库斯群岛的空袭任务之后,“北安普顿”号与友舰向东返航。10日,返回珍珠港。

4月8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成为轰炸东京秘密行动的一分子,陪伴“企业”号出击。虽然此次行动一切顺利,但是谁也没想到这次出发成为一场连续奔波劳碌的开始。25日,完成任务的编队刚返回珍珠港就紧急装载补给,于30日奉命出发南下增援先期抵达珊瑚海海域的美军编队。然而当她所在的编队日夜兼程于5月8日赶到图拉吉岛东方450海里处的时候,珊瑚海海战已经结束。就在她无所事事地在南太平洋巡弋的时候,16日编队接到了立即赶回珍珠港的命令,于是再次星夜兼程返航。26日中午,当“北安普顿”号与编队一起抵达珍珠港之后,才知道日军想要进攻中途岛,而且时间比增援珊瑚海时更紧迫。接下来,又是一次紧急装载补给品的过程,舰长威廉·W·钱德勒海军上校督促船员自己动手将大量的橙子、火腿、鲜蛋等食品和弹药搬到船上。他们在3天内完成了全部工作。此时,原来以“北安普顿”号为旗舰的斯普鲁恩斯少将离开了她——由于哈尔西中将的推荐,他去了“企业”号指挥整支特混编队。斯普鲁恩斯少将的参谋奥利维上尉到“北安普顿”号上取走了将军的全部私人物品。

1942年5月28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和友舰正式出航。包括她在内的所有巡洋舰被合编成TG16.2,由第6巡洋舰分队司令托马斯·C·金凯德少将指挥,负责掩护“大黄蜂”号和“企业”号的安全。由于在这次战斗中,双方水面舰队没有发生战斗,而“大黄蜂”号和“企业”号又没有遭到日军飞机攻击,所以她基本没有发挥什么作用。除了监守岗位,舰长钱德勒上校和官兵只能观察“约克城”遭受袭击时的防空炮火和烟柱,并为之祈祷。6月13日她和编队完好无损地回到珍珠港。

战斗结束后,自1942年4月份以来一直在海上奔波的“北安普顿”号终于获得了休整的机会,船员们也获得了令人垂涎的长假。

8月17日,“北安普顿”号加入第17特混编队,进军所罗门群岛。她掩护“大黄蜂”号航母参与了一系列的护航运输和袭击作战,其中包括9月中旬的运输护卫任务,10月5日空袭布干维尔岛布因和肖特兰岛。而在9月15日的运输中,在圣克里斯托巴尔东南,“北安普顿”号所在编队遭到I-19号的袭击,“奥布赖恩”号驱逐舰在距离她800码处沉没。这不啻是个警告。随后她又作为第5巡洋舰分队司令H·H·古德少将的旗舰,掩护“大黄蜂”号于10月15日空袭在圣伊莎贝尔岛莱卡塔湾(RekataBay)的日本水上飞机基地。

10月26日,圣克鲁斯海战爆发,“北安普顿”号作为“大黄蜂”号的护航船只参战。当天8时48分,雷达发现有大批日机逼近其掩护的“大黄蜂”号,她和其他三艘巡洋舰、六艘驱逐舰立即在距离“大黄蜂”号2000码处占据防空阵位,了望哨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西方15海里外双方机群的混战。等到日军撕破己方F-4F战斗机组成的防御圈后,她立即以舰上全副防空火力开火阻击。但是敌机如蜂,防御还是被多次突破。就在“大黄蜂”号被炸成重

伤,失去作战能力后,美军根据中途岛作战的经验,决定拖曳该舰返航。排水量大和马力强劲的“北安普顿”号成为首选。很快拖航索安置完毕,第17特混编队司令莫瑞海军少将也离开了地狱般的“大黄蜂”号,来到“北安普顿”号上,这样她还担负起了编队旗舰的职责。

当天14时55分,“大黄蜂”号的船员发现不明飞机接近。那正是日军新的攻击波次,由“隼鹰”号的入来院良秋大尉率领,包括8架零战和7架97式舰攻。其中2架97式舰攻向“北安普顿”号扑下来,投下了鱼雷。由于拖航时速仅有3节,而拖曳钢索大大影响机动能力,因此她不得不切断拖曳钢索,加速规避。虽然“抛弃友军”的她躲过了日军飞机的攻击,但是“大黄蜂”号再度被击伤。特混编队司令莫瑞少将下令留下驱逐舰将其击沉,其他军舰先行撤退。“北安普顿”号舰员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付出辛苦努力保护的军舰消失在视线之中。

“北安普顿”号的下一次军事行动是阻止日军船队增援瓜岛,但是没想到这场战斗成为她与这个世界的永诀。当时日军为了给瓜岛守军运送粮食,出动了驱逐舰携带装载粮食的圆桶,靠近瓜岛塔萨法隆加角,将圆桶释放,用小艇拖上自己人控制的海滩,使得这些饿的半死的家伙能填饱肚子。针对日军的行动,美军派出了一支巡洋舰与驱逐舰的混合编队——TG67.2。“北安普顿”号隶属TG67.2.3,同时隶属该部的还有“檀香山”号轻巡。

根据侦察机提供的情报,“北安普顿”号跟随编队于11月29日晚离开努美阿。30日夜晚自西向东进入了战场。21时06分,美军首先发现目标。8分钟后美军驱逐舰也发现日军,随后申请批准鱼雷攻击。由于驱逐舰舰长与编队司令的争执错过了最好的鱼雷发射时机,之后的鱼雷攻击宣告失败。这时,美军编队司令下令巡洋舰开炮,结果火炮的闪光成为日本驱逐舰的鱼雷射击目标。队列前的3艘巡洋舰均中雷受创,退出了战斗。

当时,“北安普顿”号是队列中最后一艘巡洋舰,她跟随着TG67.2.3编队旗舰“檀香山”号轻巡的尾迹前进,她们还在继续战斗。她们从未交火一侧穿越战斗队列之时,透过浓烟和火焰,朝日本驱逐舰进行有序地开火。不久,在她的视界里丢失了“檀香山”号,随即海面上有2条鱼雷的轨迹出现,在瞭望人员的视线驱逐分队的日本驱逐舰“亲潮”号或“黑潮”号发射的(美军资料说是“江风”号驱逐舰发射的,但从时间上来看21时28分和29分先后发射鱼雷的“黑潮”和“亲潮”号才可能是罪魁凶手),舰长立即采取左舵避让。然而日本93式氧气鱼雷的航迹不明显,导致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很近了。

21时39分,规避不及的她还是被这两条鱼雷命中左舷后部。爆炸撕裂了甲板和防御隔壁,形成大洞。除了右舷外侧的那个螺旋桨之外,其余三个都被炸坏,丧失了作用,这导致航速迅速丧失。同时,船体开始大量进水,逐渐向左侧倾。更为糟糕的是一股柴油从破裂的军舰舰体里喷射而出,被火点燃,进一步使得127毫米副炮的炮弹爆炸。这一连串事态的恶化使舰体中部剧烈燃烧,火焰直冲天空。

在鱼雷击中她的4分钟以前,田中的驱逐舰按照命令撤退了,日本人的撤退结束了这场战斗。然而对于美军巡洋舰上的官兵而言,抢救军舰和灭火的工作才刚刚开始。在这些巡洋舰中,受创最重的就是“北安普顿”号。由于甲板上剧烈燃烧的大火,因此防止破损船体进一步倾覆的工作变得极其困难。很快倾斜增大到23度。此时,舰长基德上校认为,不需要那么多人留在舰上,他下令除了损管人员其余人离开甲板,由“弗莱彻”号和“德雷顿”号驱逐舰救走。由于弃舰时的有序,因此仅有很少人丧生,生还者在1小时之内被驱逐舰救起。在12点钟的时候,消防水龙的压力几乎降到了0,倾斜增大到36度,最后的损管人员也开始撤离。随后,她的船尾开始沉入水中。

12月1日凌晨12时40分,“北安普顿”号终于在南纬9度12分,东经159度50分的海面上消失,成为铁底湾水域第5艘沉没的重巡洋舰。原因除了由于条约限制而造成略显单薄的舰体防御结构不合理之外,美军对日本鱼雷威力的估计不足,战术运用的呆板,以及官兵缺乏经验都是重要原因。此外,美军在总结此战的教训时还认为,在与轻型舰队交火时,203毫米火炮的射速显得太慢,不能充分实施火力压制。

虽然“北安普顿”号过早地沉没了,而且在太平洋战争前期的战斗中,并没有取得什么特别突出的、骄人的战绩,但是在美国海军最黑暗、最艰难的那段时间里,正是以“北安普顿”号为代表的一批美国军舰浴血奋战,提前扭转了太平洋战役的进程,为之后的反攻奠定了基础。她在二战之中一共获得6颗战役之星。

1991-1992年,美国在铁底湾找到了“北安普顿”号的舰体。她整个笔直地插在大约2000英尺的海底,基本完好无损,就和当年被击沉时一样。她也许在那里找到了永恒的归宿吧。

“北安普顿”号基本数据:舰长183米,水线吨,满载排水12150吨。安装8台怀特·佛斯特型锅炉,4台帕森斯型蒸汽轮机,4轴,输出功率107000马力。最大航速32.7节(一说32.5节),载重油3064吨(一说3067吨),航速15节时续航力10200海里。武备3座3联装203毫米炮,8座单管127毫米炮,另载4架水上飞机(一说3架),2台飞机弹射器。水线.5毫米(一说57毫米),司令塔203毫米。舰员621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