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海南岛的这座城倾听一个个值得致敬的红色青春

成为一个怎样的新时代青年?如何度过自己的军旅青春?在观看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时,相信这是许多戍守在边海防一线的年轻战友正思考和讨论的话题。

“青年如初春,如朝日,如百卉之萌动,如利刃之新发于硎,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。”这是106年前《新青年》发刊词中的一句话。百余年来,千千万万名中国青年前仆后继,用热血青春书写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篇章。

正在热映的一部电影《悬崖之上》,让我们看到,那个年代投身革命的仁人志士,对祖国的大爱、对理想的执着是何等奋不顾身。

“清澈的爱,只为中国。”今天,对祖国的赤诚仍是新时代青年官兵青春最耀眼的底色。

站在素有“海南第一山”美誉的万宁东山岭上,人们可以欣赏海南岛热带的山岭风光,还能远眺一望无际的南海。

万宁市东北方20多公里的青山深处,是一座被赤色浸润的红色山脉——六连岭革命根据地。

蓝天衬托下,六连岭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碑高耸入云。纪念碑正面镌刻着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8个金色大字,背面镌刻着朱德题写的诗文:“六连岭上现彩云,竖起红旗革命军。”

风云激荡,时光的记忆中镌刻着红色青春。20余年游击战,纪念碑凝聚着海南人民对革命烈士的敬仰和怀念,已成为人们心中一尊不朽的精神丰碑。

如今的南陲山海,到处山花烂漫,岁月一片静好。人们不会忘记,前辈英烈用生命谱写的战斗传奇。

记者翻阅史料,抗美援朝战争中,海南籍一共有76名烈士牺牲,这其中有25人是原琼崖纵队的战士。

职务最高的是万宁人陈景山,牺牲时担任第43军129师某连副连长,烈士黄关金任第15军排长。那些年轻的生命,永远地留在了远离家乡的崇山峻岭之中。

在这个面积不足2000平方公里、常住人口不足60万的海滨城市,先后有2000多名革命烈士,献出宝贵的生命。

“这片土地为什么那么红?”怀着崇敬心情,我们走进六连岭革命烈士陈列馆寻找答案。

走进陈列馆,迎面看到的是一尊由红旗和步枪组成的红色雕塑,其上镌刻8个金黄色的大字:二十三年红旗不倒。

在1927年至1950年海南岛解放的23年里,六连岭革命根据地自始至终都是“红色天地”,创造了革命“二十三年红旗不倒”的奇迹。

23年红旗不倒是怎么做到的?陈列馆一张张图片、一段段文字、一个个文物、一个个雕塑给了我们详尽答案。

1939年8月,万宁被侵华日军占领。为了扑灭革命火焰,日军在六连岭地区进行了疯狂的“蚕食”和“扫荡”,根据地最困难的时候只有27名官兵。靠着万宁当地人民群众的掩护,六连岭革命火种才顽强地保存下来了。

参加了百色起义的李振亚,先后随红七军转战于桂、黔、湘、粤、赣边境,参加中央苏区第三次和第四次反“围剿”,并随中央红军参加了长征。在红军突破湘江天险、四渡赤水河、攻占娄山关、抢渡金沙江、强渡大渡河等著名战役中,他屡立战功。

1948年9月,中共琼崖区党委决定发动秋季攻势。被任命为总指挥兼政委的李振亚指挥5个支队,接连拔除了敌人多个据点,毙伤敌300余人,使五指山游击区与陵水、万宁解放区连成一片。

1948年9月27日,李振亚率部围攻万宁牛漏敌军据点,在前沿侦察敌情时不幸被敌人冷枪击中牺牲。

记者翻开《海南省抗美援朝烈士名册》,在万宁市龙滚镇多格村烈士陈兆顶的名字后面,写着这么一行字:1950年在新兴里战斗中牺牲。

在抗美援朝的新兴里战斗中,我军成建制地全歼了美军一个加强步兵团并缴获其军旗,创造了以弱胜强的奇迹。

去年,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,万宁市人武部派人来到三更罗镇,为两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秦良国和王必祥,送去抗美援朝纪念章。

“新兴里战斗时,朝鲜的夜间最低气温达零下35℃,志愿军第27军80师在战斗尚未打响前就因严寒减员700余人。我们的战友陈兆顶烈士,就是在从未见过的严酷寒冷中倒下的……”

王进山、潘国平、黄振文等10多名边境作战参战老兵,为了不给国家和政府增添负担,退伍回乡后自筹自办养殖基地。富裕了之后,他们还带领烈士亲属脱贫致富。

人武部政委周健在繁忙的工作之余,还时刻想着退伍老兵。他和政府相关部门同志一起慰问老兵们,想方设法提高老兵的福利。

参战老兵杨国智拉着周政委的手说:“虽然年纪已经大了,不一定能扛得起枪,去冲锋陷阵了。但是,如果国家有需要,召必回,哪怕上去做饭,也值得!”

“我们自筹自办养殖基地,就一个目的:不给国家添麻烦,自食其力养活全家老小。”老兵潘国平说。

烈士许宇胜的亲属说:“这么多年了,烈士亲属能再一次聚首,感到很温暖……”烈士吴少光的父亲吴文南说:“我是一名普通父亲,谢谢大家没有忘记远去的孩子……”

吴文南今年已满93岁,精神矍铄。老人1944年入伍,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海南岛的战斗,多次荣立战功,1978年转业到地方工作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csyjm.com/,布莱顿

在万宁,吴文南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老兵。他曾三次转业三次入伍,只为听从祖国的号召,保卫祖国安宁。

他满门英烈——爱人黄桂珍1946年入伍,也是一名参战老兵,前年因病不幸去世;大儿子吴少明曾在部队服役,二儿子吴少光在边境作战中壮烈牺牲……

退役老兵和烈士亲属的胸襟,如大海一般广阔;从他们身上,我们感受到大海一般的情怀。

这些年,万宁送走一批又一批应征入伍青年,大学生入伍比例一直走在海南省的前列。在这里的人们心中,送子参军是弘扬革命传统、传承红色基因的表现,是对英烈的最好缅怀。

新兵欢送大会上,王斌把自己的三等功奖章和一个红色笔记本,郑重地交到了儿子王安华手中。今年刚入伍的潘家琛和潘家宏,俩人是亲兄弟,爷爷也是参战老兵。

今天的幸福生活,是无数革命先辈用生命换来的。让红色基因代代传承,成为青年一代在新长征路上奋力拼搏的强大精神动力。

时代变迁,拳拳报国之心没有改变;岁月更迭,党和政府始终没有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和退伍回乡的老兵,对他们一往情深,尊崇有加。

在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颁布当天,万宁一位曾经参战的一等功臣,拿到了第一笔2000元荣誉金。市政府承诺,这份“荣誉激励”将为老英雄逐月发放。

为了让退役军人生活有保障,万宁市军地共同围绕打造立功受奖军人荣誉激励机制,通过悬挂光荣牌、送喜报、发放奖励金、荣誉金、载入地方志等多种形式探索尊崇之路。

为了让军人全身心投入国防建设、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,万宁市还积极探索激励现役、退役军人建功创业信心的机制,为军娃解决入学、军人家属就业事宜。

这是一次历时6个月的活动。军地携手为一些“有名无亲”的烈士找到了家人,还为安葬在其他省份的15座万宁籍烈士墓碑,镶嵌上了崭新的彩色瓷像……

“在那个觉醒年代,仁人志士追随革命先驱,抛家舍业,离妻别子,踏进为人民谋解放的历史洪流……他们救人民于涂炭,他们是那个年代的真心英雄。”

“先烈们不仅是不畏牺牲的好战士,也曾是阳光英俊青年。作为新时代的青年,我们的年龄与当年英烈牺牲时年龄相仿,我们当以实际行动书写新时代的青春故事。”

在万宁,有一支家喻户晓的“海上民兵分队”。这是一支自发组成的队伍,成员都是当地普通渔民。

“这片蓝色国土,也是我们的家园,我们一定要守好、护好。”年逾六旬的渔民王东胜说。这也是所有分队成员的心声。

殷诗才是来自万城镇乌场港的一名渔民,他说,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渔民,祖祖辈辈在南海劳作,南海就是祖宗海,我们今天一定要守好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